浅谈“双减”背景下的小学生学业质量评价

浅谈“双减”背景下的小学生学业质量评价

  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打好“双减”攻坚落实战,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对于构建良好教育生态,有效缓解家长焦虑情绪,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健康成长具有重要意义。在传统的教育理念指导下,学生的学业质量评价依然存在局限性。不论是教育管理部门,还是学校、学生家长,都习惯把学校的升学率和学生的考试成绩作为评价学校办学质量、教师工作业绩、学生学业水平的唯一标准。这与教育评价改革精神和“双减”政策要求相背离。“双减”背景下,重新建构小学生学业质量评价体系刻不容缓。对此,笔者也做了一些思索。

  一、改变评价观念

  观念决定行为。首先,要落实“双减”要求,就必须把偏重“分数本位”或“知识本位”的评价观念转移到注重学生全面发展尤其关注学生个体发展上来,如:学习能力、情感态度、合作精神、创造能力等方面。其次,必须重新审视考试的功能。考试仅仅是诊断学生学习与教师教学情况、改进和评价教学质量的手段,而不是选拔优秀、评定优劣的工具。

  二、评价方式多样化

  “双减”背景下,一二年级不再进行纸笔考试,怎么诊断学情和教情?三至六年级即便允许学校组织一次期末考试,难道就能“一考定音”吗?显然不行。因此,必须改变教育评价方式单一的现状,采用形式多样的评价方式。如:一二年级可采取“游考”的形式让学生置身于一种游园情境,在“摘苹果”“玩转盘”“趣味交际”“神操作”等游艺环节中轻松愉悦地完成面试、口试。这种形式既可以让学生感觉到“考试原来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又可以了解学生知识掌握、语言表达、交际能力等方面的情况,从而实现考试的诊断功能。三至六年级学生的学业评价则可采用纸笔考试之外的表现性评价方式。如:关于学生“口语交际能力”的评价,平常的做法是将口语交际的内容通过完成对话填空的方式进行纸笔测试,缺乏具体的交际语境,缺乏即时性和情景性,自然无法关注到学生的参与意识和情感态度。因此,考查学生的口语交际能力,更适合在活动中评价,对其听说能力和交际能力进行即时评价。

  三、评价内容全面化

  教育工作者都清楚,“学习习惯”“学习方法”“学习态度”等非认知和智力因素对学生的学习和以后的人生具有重要的影响。但是,这又恰恰是当前的学业质量评价所无法体现的。当前学校主要是借助纸笔考试来评定学生的学业质量,是一种“哑巴考试”,侧重评价学科知识与技能的掌握情况。以语文学科为例:纸笔测验以测定记忆、理解类知识为中心,而对于学生真正会“做”什么却难以检测。因此,还必须将体现听、说、读、写各方面的学习兴趣、学习习惯、学习态度、学习方法、口语交际能力和实践能力等内容纳入评价内容。

  四、评价过程动态化

  要真正推动“双减”落地,促进学生全面发展、健康成长,对学生的学业评价就不能“一刀切”,而应充分运用增值性、发展性评价方式,对学生的学业水平进行动态跟踪,关注学生的学业成长过程,比如,可以采用“成长记录袋“的形式记录学生的发展轨迹。以小学语文的写字为例:根据《语文课程标准》的各学段要求,我们可采用“书法考级”的方式,对应课程标准中提出的学段要求,设定相应的书法考级标准,每年考级一次,对学生的书写水平进行评定,发放“考级证书”,并将评定结果放入“成长记录袋”,以此促使学生对自己进行 “自我反思性评价”。再以小学语文中的阅读为例,可为学生建立“阅读银行”,学生每读完一本书,就将书目及阅读字数计入“阅读银行”,学期结束时对学生的阅读总量进行统计,将其录入“成长记录袋”,这样的动态评价形式更有利于学生良好阅读习惯的形成。

  五、评价主体的多样性

  现行小学质量评价主要依赖教师来评价,很少有学生和家长的参与;即使有,也多流于形式。评价主体的单一性容易导致评价结果的片面性和主观性,无法对学生的学业质量作出公正、客观、全面的评价,也导致学生缺乏自我评价的意识,不利于学生自我反思和自我调节能力的培养。如:在语文综合性学习评价过程中,我们既要考查学生综合运用语文知识的能力,还要对学生的合作精神、参与热情、价值取向等方面进行考量。显然,要获取公平全面的评价,必须注重评价主体的多元性。除了教师,还得将学生本人、同学、家长等纳入评价主体行列,形成多元主体交互式的评价模式。

  总而言之,只有建立科学的学业质量评价体系,才能实现“双减”政策的真正落地,树立正确的评价导向,促进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全面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