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生爱国观念与爱国情感发展现状及德育策略

中小学生爱国观念与爱国情感发展现状及德育策略

 “说理”是建立在平等关系的前提下,强调教育者通过故事和真实事件调动起学生的共同经验或相关经验,以下是达达文档网分享的内容,欢迎阅读与借鉴。

  一、研究背景

  xx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纲要》强调,爱国主义是中华民族的民族心、民族魂,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精神财富、强大精神动力。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要聚焦中小学生,培养中小学生的爱国情怀促使其树立爱国意识、增进爱国情感。然而,面对经济全球化以及世界范围各种思想文化的相互激荡所引发的价值冲突,中国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正面临着严峻挑战。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的实效性如何?中小学生的爱国观念、爱国情感面临着哪些困难与挑战?影响中小学生爱国观念及爱国情感的因素有哪些?中小学生期待怎样的德育方式?对于这些基础性问题的关注,是有效开展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的必要保障,也是做好中国中小学生德育工作的重要前提。当下关于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的相关研究主要集中探讨提升其教育效果的途径和策略。如曾德生认为新时代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需要遵循政治性与道德性、民族性与开放性、理论性与实践性、中国梦与个人梦的坚守统一的基本原则,注重理论创新、机制创新、方法创新和实践创新;,新时代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的关键在于抓住以课堂教学为主渠道,创新爱国主义教育载体,将爱国之情转化为报国之行。将20世纪80年代以来青年爱国主义观念的演变轨迹概括为“主体意识的凸显—激进倾向—全球视野—民族立场的回归”在重大社会事件背景下,中小学生爱国情感表现出低层次与高层次共存、感性与理性交织的特征。通过对相关研究的整理发现,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虽然也是研究者们的重要关注点,但研究者们主要从宏观层面去探讨相关问题,关于中小学生爱国观念、爱国情感等微观层面的关注度稍显不足,尤其缺乏对中小学生爱国观念、爱国情感进行全国范围的大样本调查。

  全国范围的大样本调查可以对中国中小学生爱国状况提供整体样态的说明,产生类常模式的作用。该研究基于xx年全国中小学生道德发展数据,以分组分层混合抽样的方式获取了77,367个有效样本,样本涵盖了7大行政区、21个区(县)、189所学校、9-18岁的中小学生,通过对中小学生的爱国观念、爱国情感现状的调查,以及二者在自然变量层面表现出来的差异进行探究和分析,并辅以效应量为差异程度做进一步的补充说明,试图去了解如下三个问题:

  (1)中国中小学生爱国观念、爱国情感现状如何;(2)影响中小学生爱国观念、爱国情感的因素有哪些;(3)中小学生期待怎样的爱国主义教育方式,进而有针对性地提出相关的德育建议。

  二、研究工具及方法

  该研究采用了xx教授团队编纂的《儿童道德发展状况问卷》,该问卷信效度较高,可以作为该研究的测评工具。其中KMO=0.878、Bartlett=0.000、每道题的因子载荷>0.4、FI=0.958>0.9、TLI=0.944>0.9、CMIN/DF=4.488<5、RMSEA=0.048<0.06,各维度及整体克伦巴赫系数均大于0.7。抽取的77,367个有效样本中,男性约占51.3%,女性约占48.7%,小学生约占45.5%,初中生约占36.9%,高中生约占17.6%,汉族约占87.0%,少数民族约占13.0%,城市样本约占59.3%,乡村样本约占40.7%。根据研究问题,该研究利用SPSS19.0统计软件工具对相关数据进行描述性分析、卡方检验、相关性分析、单因素方差分析并计算效应量。当P<0.05且d>0.2时,变量之间具有较大程度的显著性差异,相关数据的均值大小才具有统计学意义,方可进行大小比较。

  三、调查结果

  (一)中小学生爱国正面临着“知情错位”的困境,爱国观念突出但爱国情感有待加强

  调查结果显示,“诚信、爱国、平等”是中小学生最为看重的三项价值观(40.48%、37.64%、37.44%),“爱国、平等、文明”则是中小学生认为在日常生活中最需要践行的三项价值观(38.74%、29.40%、29.05%)。由此可见,中小学生的爱国观念尤为突出,在各类价值排序中均排在前列;调查结果还显示,中小学生的爱国情感有待加强(M爱国情感=3.41

  (二)“生活满意度、学业表现”是影响中小学生爱国观念、爱国情感的核心要素

  相关性分析结果显示,“生活满意度、生活方式”与中小学生的“爱国观念、爱国情感”之间呈显著性相关关系(P<0.001),且“生活满意度”与“爱国观念、爱国情感”之间的相关度更高然后对相关数据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时发现,在“生活满意度”方面,中小学生爱国情感表现出统计学差异(P<0.001、d>0.2),均值比较发现,中小学生对生活越满意,其爱国情感越浓烈;在“学业表现”方面,中小学生道德情感表现出部分统计学差异(P<0.001、d>0.2),其中“学业表现一般”“学业表现较好”的中小学生的爱国情感强于“学业表现较差”的中小学生,但“学业表现一般”与“学业表现一较好”的中小学生的爱国情感未表现出统计学差异(P<0.001、d<0.2)。除此之外,中小学生的爱国观念在“生活满意度、生活方式”方面也表现出显著差异。中小学生学业表现越好,将“爱国”作为最为看重的价值观的中小学生比例越高;同时,中小学生的生活满意度越高,将“爱国”作为最为看重的价值观的中小学生比例也越高。综上所述,“生活满意度、学业表现”均会对中小学生的爱国观念、爱国情感产生影响,即“生活满意度、学业表现”是影响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实效性的外在结构性因素。

  (三)中小学生期待德育工作者采用多样化的德育方式开展爱国主义教育

  调查结果显示,中小学生期待德育工作者采用多样化的德育方式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其中“说理式”“实践锻炼法”“榜样示范”的德育方式最受中小学生关注和喜爱。除此之外,调查结果还显示,中小学生对“说理式”德育方式的期待程度会随着中小学生年龄的增长而降低,中小学生对“榜样示范”及“实践锻炼”德育方式的期待程度会随着中小学生年龄的增长而提升,但处于9-15岁的中小学生(小学高年级及初中阶段)对“说理式”德育方式的期待程度高于“榜样示范”及“实践锻炼”,而处于16-18岁的中小学生(高中阶段)对“实践锻炼”式的德育方式的期待程度高于“说理式”及“榜样示范”。

  四、讨论与建议

  (一)关注中小学生的现实生活,积极贯彻“生活化”的德育理念

  前文的调查结果已验证,“生活满意度、学业表现”是影响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实效性的外在结构性因素,对生活满意度越高、学业表现越好的中小学生,其爱国观念、爱国情感表现越好。“生活满意度”是中小学生对个人现实生活状态的主观评价,“学业表现”是对中小学生学习生活的客观描述,二者均与中小学生的现实生活密切相关。优异的学业成绩是中小学生积累自信心的重要方式和途径,对生活状态感到满意的中小学生则拥有积极的心理状态,优异的学业表现、积极的心理状态可以帮助中小学生积极面对爱国主义教育实施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与挑战。因此,德育工作者需要意识到生活要素对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实效性的影响,并在日常的教育教学中积极贯彻“生活化”的德育理念。“生活化”的德育理念强调道德源于生活、反思生活并超越现有的生活。关注儿童的生活要素意味着德育工作者需要留心中小学生现实生活中存在的问题与困难(如家庭经济困难、学业困难),并予以及时的帮助与引导。关注中小学生的生活要素也意味着德育工作者需要将爱国主义教育内容与中小学生的现实生活情景进行有效结合,使中小学生更容易理解爱国主义的深刻内涵。关注中小学生的生活要素还意味着德育工作者需要协助中小学生将爱国主义知识应用于日常生活实践中,与中小学生一起在实践中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并在实践中将爱国主义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二)关注中小学生的年龄特征,有针对性地采用适宜的德育手段

  “说理”是建立在平等关系的前提下,强调教育者通过故事和真实事件调动起学生的共同经验或相关经验,由于该德育方式强调德育工作者和受教育者之间是基于共同经验以平等对话与交流通达相互理解,凸显了德育工作者和受教育者的主体间性,进而实现教育目标。“实践锻炼”则是摒弃了“保姆式”的管教方法,有针对性地使学生在各项实践活动中主动经受锻炼考验,在实践中提高观察、分析事物的能力和实际动手处理问题的能力。此方法不仅可以激发了中小学生的学习兴趣,也给予了中小学生充足的自主性。因此,“说理”和“实践锻炼”受到中小学生的更多的关注和喜爱。前文的调查结果说明,中小学生的爱国情感、喜爱的德育方式以及德育观念均会随着中小学生的年龄增长呈现出不同的变化趋势,因此,德育工作者需要关注中小学生的年龄特征,并有针对性地采用适宜的德育手段。以“中小学生爱国情感培育”为例,调查结果显示,处于小学高年级及初中阶段(9-15岁)的中小学生更喜欢“说理式”德育,处于高中阶段(16-18岁)的中小学生更喜欢“实践锻炼”式的德育方式。而11岁、14岁、16岁是中小学生爱国情感变化的拐点,特别是处于11-14岁、16-18岁的中小学生爱国情感呈现出减弱的波动趋势。针对11-14岁的中小学生(小学高年级到初中阶段),德育工作者可以遵循“识理—转换—对话—反思与调整”的实施步骤以“说理”显性教育方式为主,再辅以游戏化手段。如德育工作者可以将士兵戍守边疆的细节及日常爱国行为转化成游戏情景内容,使中小学生感受这些生活中的真实情景,激发其爱国情感,同时德育工作者以一种通俗易懂、诙谐幽默的言说方式与中小学生进行由浅入深的对话,积极引导中小学生进行符合逻辑的思考,协助中小学生深刻认识到爱国的价值意义;针对16-18岁的中小学生(高中阶段),德育工作者可以以“实践锻炼”的隐性教育方式为主,并辅以举办“讨论会、辩论赛”。如德育工作者以各级各类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为活动载体,组织中小学生参观国防教育基地、瞻仰纪念碑、祭扫烈士墓,并在参与活动的过程中引导中小学生不忘历史,牢记先辈们为了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浴血奋斗的艰辛历程,进而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开展爱国主义教育。

  (三)学校充分发挥爱国主义教育主阵地作用,实现“知、情、行”统一的德育目标

  前文调查结果显示,中小学生爱国正面临着“知情错位”的困境。一方面是源于学校组织的爱国主义教育缺乏情感的投入,忽视了中小学生的主观体验及感受;另一方面是源于德育工作者只是将爱国主义教育的相关内容灌输给中小学生,割断了爱国知识与生活之间的联系,从而出现了中小学生虽然记住了爱国知识,也形成了爱国观念,但对爱国的深层次内涵并未把握,内心无法真正地认同,进而出现了“知情错位”的局面。爱国主义教育既是一种知识教育,也是一种情感教育。一般来说,“知”是德育的基础,“行”是对“知”的检验与实现,“情”是联结“知”和“行”并发挥作用的媒介,爱国观念与爱国情感的错位也将必然导致“知行不一”的局面出现。爱国主义作为一种精神财富与动力,也具有整全性,是中小学生爱国观念、爱国情感、爱国行为等多个要素共同构成、共同决定的。因此,学校作为中小学生在其生命中必经的心灵驿站,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实施的主要阵地,应该在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学校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时需要坚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导之以行、持之以恒”的德育原则,将显性教育及隐形教育形式有效结合起来,显性教育强调德育工作者通过一定的教育手段将教育内容、教育目标明确地表露出来,隐性教育则强调教育环境对受教育者潜移默化的熏陶作用,协助中小学生真正实现“知、情、行”相统一的爱国主义教育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