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契约型治理的行动路径

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契约型治理的行动路径

 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的建设旨在推动产教融合实体化,要实现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的有效运行和可持续发展,需进一步优化契约型治理的行动路径,建立必要的保障机制。以下是达达文档网分享的内容,欢迎阅读与借鉴。

  一、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契约型治理的三种形式

  契约是人类社会最基本、最常见的行为方式之一。美国法学家麦克尼尔(R.Macneil)最早提出了“关系契约”(Relational Contract)的概念。他认为社会生活中人与人之间交换关系普遍存在,每项交易都嵌入在复杂关系中。以一次为限的个别契约很少见,处于伙伴关系中的当事人一般都将很多契约条款悬而不决,留待以后根据具体需要再做随机应变的调整,这就形成了所谓的关系契约。关系契约是广泛存在于各类组织中和组织间的,可以强烈影响个人或组织行为的非正式协议和不成文的行为模式,这种关系契约所对应的治理机制就是关系契约治理,具体的契约形式可分为隐式契约和显式契约、单次契约和连续契约、双边契约和多边契约等。在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的建设中,通过契约治理,依靠章程确定组织目标,借助制衡、激励、监督等正式手段,严格规定各方的角色、权利与责任,以此来推进产教深度融合和产教实体嵌入。

  (一)隐式契约和显式契约

  隐式契约是指合作方在合作过程中以默契的方式达成的一种合作协议。通常是在信任和合作的基础上,双方可以通过隐性的合作方式进行资源共享和互助。相比之下,显式契约则是指双方明确约定的书面合同。显式契约一般会约定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具体的合作内容、时间和方式等。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建设过程中,政府、职业院校、园区、企业等不同主体之间的合作既有正式的显式契约关系,又有以默契方式达成的隐式契约,甚至在“熟人社会”的中国语境中,隐式契约往往还多于显式契约。

  (二)单次契约和连续契约

  单次契约是指合作一方向另一方提供一次性的资源或服务,双方在合作完成后解除合同关系。这种契约形式适用于一些短期的合作项目,如技术开发、培训等。而连续契约则是指双方在长期合作中达成的协议,双方在一定时间内保持合作关系,并按照约定的方式进行资源共享和互助。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建设过程中,既有“短平快”的单次契约,又有长期合作的连续契约。

  (三)双边契约和多边契约

  双边契约是指仅有两个合作方之间达成的合作协议,这种契约形式适用于只涉及两个合作方的合作项目。而多边契约则是多个合作方之间达成的合作协议,这种契约形式适用于包括政府、高校、企业等多方合作的项目。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建设过程中,政府、职业院校、企业等不同主体系统共治,校企之间、政校之间存在着双边契约,但是,“政—校—企”“官—产—学”等三边甚至多边的契约也非常多见。

  二、优化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契约型治理的行动路径

  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的建设旨在推动产教融合实体化,要实现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的有效运行和可持续发展,需进一步优化契约型治理的行动路径,建立必要的保障机制。

  (一)明确合作契约

  在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契约型治理中,建立明确的合作契约是前提。一是明确合作目标和任务。各参与方应明确联合体的发展目标,并共同制定实现这一目标的具体任务和步骤,如明确发展某一产业链、提升某一专业技术水平等,以确保各参与方在合作中保持一致的方向,避免产生偏离和分歧。二是规定双方的权责和义务。明确各参与方的权力和责任,确保合作的公平性和平衡性,避免出现一方过于强势或过于弱势的情况;明确各参与方的义务,如按时提供相关信息、资源等,确保合作的顺利进行;明确合作期限和绩效评估机制,确保合作不会无限延续或提前终止,并通过定量和定性评估针对出现的问题进行动态调整与改进。

  (二)协调利益关系

  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应制定公平合理的利益共享和分配机制,确保各参与方在合作中获得合理回报,实现利益和成果的共创共享、合理分配;同时,还应加强监督和评估工作,确保利益分配的公正性和透明度,以此来保障各参与方长期稳定的合作。具体而言:一是建立联合体内利益共同体,统一治理认知。每一个联合体都要制定多元主体高度认同的发展规划、治理章程,基于不同主体共同发展的目标和原则,明确各参与方的利益诉求,并共同探讨实现共同目标的路径和方式。二是促进资源共享和互利合作,协调利益关系。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应建立信息共享平台,为各组织提供资源共享的渠道,促进信息流通和互利合作。通过推动合作项目的开展,促进资源的共享和深度合作,可以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和高效利用。三是建立专项投资基金,为合作项目的发展和实施提供资金支持。

  (三)平衡权力关系

  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建设需有效化解各参与方权力不平衡、不对等、不协调等问题。一是建立多方参与的管理机构,建立协商决策机制。推动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各参与方深度参与管理,建立组织结构科学合理、运作高效的理事会,设立联席会议,制定决策程序和流程,由各参与方代表及专家群策群力,共同讨论和决策重大事项,并加强交流和沟通,及时解决权力分配中的分歧和矛盾,保持合作的稳定与顺利进行。二是建立合作机制和规范。事先约定好合作合同和协议,明确各参与方的权责和义务,保证信息透明,使各参与方在信息方面拥有更多的知情权。三是建立权力共享机制,加强法律保障和风险防范。一方面,建立权力共享的机制,确保各参与方在决策过程中能够充分参与和发表意见,避免权力过于集中;另一方面,加强法律保障和风险防范,保护各参与方的合法权益,对权力使用和权益获取进行监督和评估,确保权力关系的平衡性和公正性。

  (四)解决信息不对称

  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要实现高效运作,必须尽快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一是建立信息共享平台。各参与方可以依托平台,定期举行会议或沟通活动,分享信息、交流经验、解决问题。通过及时的沟通,尽早发现和解决问题,提高合作的效率和质量。二是加强市场调研和数据分析。加强市场调研和数据分析,了解市场需求、发展趋势及竞争情况,提高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使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充分把握产教融合的方向和重点,做出更明智的决策,制定出更有针对性的方案。三是通过发展规划、治理章程和法律制度等多重措施,减少信息选择不对称、信息风险不对称等难题,保障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内部不同主体的信息权,提升多元主体的信息治理能力。

  (五)提高诚信度和责任感

  在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的建设过程中,提高各参与方的诚信度和责任感,有利于职业教育市域产教联合体的可持续发展。一是建立信用评级体系。通过对各参与方的评估和排名,使其了解自身在联合体中的地位和信誉,从而激励其提高诚信度和责任感。二是加强培训和引导。通过组织培训班、研讨会等活动,为各参与方提供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培训,帮助其提升专业素质和能力,增强其责任感和使命感,提升合作的质量和效果。三是建立激励机制。设立奖励制度,对在合作过程中表现出色的参与方给予奖励和表彰;设立约束机制,对违反合作规定和失信行为进行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