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的爱个人随笔范文

厚重的爱个人随笔范文

 今生,父母给的爱太厚重,一辈子都还不清,也还不完。唯有尽自己所能,让父母晚年生活过的幸福快乐。以下是达达文档网分享的内容,欢迎阅读与借鉴。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我长大,你未老,我有能力报答,而你依然健康。——题记

  父爱如山,母爱似海。在这三十多年里,父母之爱一直伴随在我的左右,父母的唠叨也一年比一年多。正是他们这些碎碎念念的爱,温暖了我的岁岁年年。

  从小到大,父母总是把最好的东西留给我,哪怕没有弟弟的份,也要想着我。爸常说:“女儿得娇养,儿子随便养。”正是爸妈的这份偏爱,让比我小六岁的弟弟,到现在无论做什么事都始终让着我。每次过周末时,爸妈总会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吃饭。我知道那是他们又想我了。每次回到娘家都能让自已疲惫的身心得到释放,感觉家里哪哪都香。娘家是唯一一个让我丑得很舒服的地方。饭后闲聊时爸妈总会按照惯例唠叨两句:工作怎么样了,还顺心吗?你也老大不小了,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孩子,别让大人总为你操心…是啊,无论多大,在父母眼里也都是个孩子。别人只关心你飞得高不高,只有他们关系你飞得累不累。这么多年里,我理所应当的享受着他们对我的爱,却未曾停下自己的脚步去关心他们。

  上周,妈妈打电话说中午放学后回家来吃饭。到家后,看到爸妈做了一桌子我喜欢吃的菜。吃饭时弟妹说:“姐,咱爸妈明天去济南呢,你去不?”我说我去不了,还得上班。过了几分钟我才反应过来问妈妈去济南干什么?她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你爸腿还是不舒服,再去济南做个全面检查。”她说完我也没太在意,就说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直到第三天,在济南工作的妹妹打电话问我:“姐,俺大爷住院了,你怎么不给我说呢?”听到这句话,我心里一颤,爸爸什么时候住的院?我怎么不知道?我立马给爸爸打过去了电话:“爸,你不是说就做个检查吗?怎么还住院了,也不给我说,我是咱家最后一个知道的……”爸说:“你工作忙,班里还有那么多孩子要管,给你说了也是担心。我又没啥事,在这治疗几天就回去了。”听到爸爸的话,我的眼泪在打转,我恨自己的粗心,恨自己对父母不够关心。晚上回到家,我迫不及待的和爸爸视频,当看到爸爸穿着病号服出现在视频里,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了起来。“我这个女儿做的不合格,没有在您需要的时候及时陪伴在您身边……”而爸爸还笑呵呵得安慰我说:“闺女不用担心,我在这吃得好,住得好,全当换个环境散心了,你就照顾好自己,别再让我操心就行了。”听到了爸爸的话,我的内心更是充满了数不尽的自责。人的一生有很多角色,是妈妈,是儿媳,是妻子,是女儿,在这几个角色里,唯有父母的女儿最好当,却也是做的最不合格的那一个。

  这又让我想到了五年前的一件事,那时候我刚来翰林工作。这天我爱人给我打电话很着急说:“你爸在外出差,摔了腿了,没法开车了,我得去接他,你妈不让我告诉你,你还去吗?”我没来得及回他就挂了电话直接给我妈打过去。“妈,我爸怎么了,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边哭边问。妈说:“你爸走得快,不小心摔断了大腿,从这边医院拍片了,咱回家治疗,你就别来了,刚上班,咱别请假,别耽误孩子们上课,给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你爸没事。”电话那头我分明听到了爸爸痛苦的呻吟声,而我的父母,无论何时何地处于何种环境,他们都在为自己的孩子着想。正所谓: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后来爸爸做手术,因为的手术风险太大,医生让我和弟弟两人都签字,那一刻,我多想用自己后半生的生命换取爸爸手术的平安。我们全家人在手术室外焦急的等了四个小时,这四个小时我感觉比四年还要漫长。当看到爸爸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那一刻,我的心如释重负,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和爸爸对视了一眼,他的眼角也流出了眼泪。记忆中,我很少见爸爸流泪,他一向很坚强。这次大概是看到自己的女儿在手术室外等了他那么久,心疼了。此生,我从未让父母骄傲,而他们却视我为珍宝。于暗夜里,一次次为我点亮归家的灯,让我有归途可寻。

  今生,父母给的爱太厚重,一辈子都还不清,也还不完。唯有尽自己所能,让父母晚年生活过的幸福快乐。当世间所有的幸福都走向聚集时,只有父母给予的幸福走向分离。父母在,家就在,人生尚有来处。这一生的热爱与温柔记得给父母留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