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心中的“端午景”

张楠

任伯年《天中五瑞图》广东省博物馆藏

挂端午节令画自古有之,古人认为有趋吉避凶的作用。存世的端午节令画从宋元以来就有流传于世,有类似清供的午瑞图、天师图之类。明代文震亨的《长物志》中“悬画月令”一篇则明确指出:“ 端五,宜真人玉符,及宋元名笔端阳景、龙舟、艾虎、五毒之类。”

节令画中有了“端阳景”一称,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明代文人端午时节的精致生活。清宫中的端午景大多是由皇帝传旨让某些画家绘制的,如雍正十年(1732年)郎世宁画的《午瑞图》就是清宫端午景的代表之作。清顾禄《清嘉录》记载:“五日,俗称端五。瓶供蜀葵、石榴、蒲蓬等物,妇女又簪艾叶、榴花,号为‘端五景。”蜀葵、石榴、蒲蓬、艾叶等时令花卉则成为端午景的常物。端午景的创作一直延续到晚清至民国,很多艺术大家都曾参与过。

近现代以来,端午景多绘制端午节应季花草、蔬果,以及具有吉祥寓意的端午节物,如粽子、五瑞(艾叶、菖蒲、石榴、蒜头、龙船花)、五黄(咸鸭蛋、雄黄酒、黄鳝、黄鱼、黄瓜)、五毒(蛇、蝎子、蜈蚣、壁虎、蟾蜍)、樱桃、荔枝、枇杷等,都是跟端午节相关的题材。这一时期总体的绘画风格表现朝着民俗化的方向发展,工笔设色的画风渐衰,取而代之的是大写意形式。最具代表性的是鬻画为生“海派”大家,端午景作为民间所需,逐渐成为艺术市场的标准题材。“海上画派”名声最卓著者的“四任”——任熊、任薰、任伯年、任预,此外还有赵之谦、吴昌硕、虚谷、唐云等知名画家,都有端午景的绘制。

任预《午瑞图》 广东省博物馆藏

|表现民俗|

这其中,任伯年流传于世的端午景最多。如1885年创作的《天中五瑞图》,画面绘有枇杷、两条张嘴的黄鱼、艾叶、葛蒲和大蒜,前二者寓意富贵有余,后三者用来防疫避邪。食黄鱼为任伯年家乡端午节的习俗。端午时“家家以雄黄、菖蒲泛酒,馔具多用黄鱼”,在浙江、上海一带均有此习俗。另有一幅横向构图的《午瑞图》为1888年创作,画中有枇杷、河豚、菖蒲、蜀葵。画面菖蒲横在地上,使左右画面延伸。枇杷占中心位置,叶密果多,用黄色点成,枝干和叶子水墨写出,色彩鲜嫩,显示出长势喜人。画面整体清新活泼,笔法简洁劲爽,既具骨力又兼色彩。

任预《午瑞图》 广东省博物馆藏

“四任”中最年轻的任预也继承了前三任的绘画风格和构图方式。其创作于1887年《午瑞图》图绘“端午三友”——艾叶、菖蒲、大蒜,以及蜀葵、枇杷。构图新颖,用笔用色讲究韵味。旧时端午节,大多数人家不会将五瑞购置齐备,而因菖蒲像剑、艾叶如鞭、蒜头似锤。这三件“武器”备齐,则可退蛇虫、灭病菌,又被称为“端午三友”。

|标新立异|

当然,对端午风物的描绘,并非在所有画家笔下都千篇一律。任伯年的学生吴昌硕有《端阳风物图》,与“四任”经常描绘的折枝花卉或是清供式端阳景选材不同,他绘制了场景式的端阳节令画。他用书法用笔画出寿石和绿叶,最后以大写意的手法点出黄灿灿的枇杷,画上题诗:“端阳佳果熟熏风,色似黄金不救贫。曾伴榴花作清供,馋涎三尺挂儿童。”画中有诗,诗中有画,读罢不禁让人对这佳果垂涎三尺。

姚茫父《天中瑞應图》贵州省博物馆藏虚谷《五瑞图》故宫博物院藏陈半丁《端午清供》中国美术馆藏

故宫博物院还藏有虚谷两幅端午景。一幅是18 8 7年绘制的瓶花清供式《五瑞图》。本幅款署:“丁丑夏月。虚谷。”虚谷时年55岁。瓶花是其喜画的题材之一,图中蜜桃、枇杷、百合等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花果,给人以朴素、亲切的感觉。图中瓷瓶及百合用勾染法描绘,线条简练、造型准确;花卉、蜜桃及枇杷用没骨法表现,层层渲染,增添了花果的层次感及质感。画面设色润泽鲜艳,富有淡雅清新的韵味。另一幅图画为1892年所绘《五瑞图》,竹篮中为艾叶、菖蒲、枇杷,地上倒着躺了两尾的扁鱼,还有大蒜一捆,别开生面。

受“海派”影响深远的张大千、陈半丁、齐白石也都画过端午景。张大千的《五瑞图》,画中大蒜、菖蒲、枇杷、石榴花、艾草皆是端午节应景之物,敷色雅丽,寄托了画家的美好祝愿。陈半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还绘制了《端午清供》中所绘枇杷、菖蒲、艾叶、蜀葵等物象简练纯熟,设色清雅,上跋“人间绿艾端阳节,天气黄梅午月时”,更具有人情味。此外曾在日本留学的姚茫父1928年创作的《天中瑞应图》立轴,以清供的方式画瓶中石榴花与盆中兰草,更具文人气,与“海派”大写意风格迥异。

齐白石《水族四条屏之蟾蜍图》辽宁省博物馆藏

齐白石《咸蛋小虫》 中国美术馆藏

|生活情味|

民国时期,以描写生活中妙趣横生的各类风物著称的齐白石,早年曾画过两幅端午节菖蒲蟾蜍题材作品。五毒之一的“蟾蜍”,虽样子丑陋,因其性辛、凉,可治疗小儿劳瘦疳病、大人发背、狂犬伤毒,绘画中多有涉猎。在明代《帝京景物略》中,便有端午捉蟾蜍之习的记载,清代“扬州八怪”也多以“五毒”题材入端午景,如边寿民画《端午即景图》、罗聘画《五瑞图》。齐白石画《水族四条屏之蟾蜍图》,款题:“小园花色尽堪夸。今岁端阳节在家。却笑老夫无处躲。人皆寻我画虾蟆。李复堂小册画本。”可见是齐白石临摹清代李鱓(号复堂)的作品。齐白石在早期变法期间对李鱓的绘画多有参照。而另一幅中国美术馆所藏《菖蒲蟾蜍》几乎与这一幅一模一样,体现了齐白石早年稍显稚拙的花鸟画风格。

齐白石还别开生面地将咸鸭蛋融入端午景,比如1941年所作《咸蛋小虫》册页,蓝色小瓷碟里是切开的红心鸭蛋,而盘子外是包着黄泥的咸蛋。江南一带,端午午餐要吃“十二红”菜。江苏高邮的咸鸭蛋因其蛋黄鲜红,故为“十二红”之一。清袁枚《随园食谱》对高邮鸭蛋称赞有加,高邮咸蛋也因之声名大振,越来越多的地方仿效“十二红”,也就有了端午吃咸鸭蛋的美事。可见齐白石将端午节令画的题材由曲高和寡的文人清趣过渡到雅俗共赏的平民化倾向。

齐白石《桂花月饼(花卉四条屏之三)》天津杨柳青画社藏

更有意思的是,齐白石有一批创作于上世纪40年代带有“五毒饼”的作品。《燕京岁时记·端阳》中载:“每届端阳以前,府第朱门皆以粽子相馈饴,并副以樱桃、桑椹、荸荠、桃、杏及五毒饼、玫瑰饼等物。”“五毒饼”本是北方端午节的特有节令食物。可是齐白石1944年创作的《桂花月饼(花卉四条屏之三)》《秋中图》等,都绘有带有蜈蚣、蝎子、蟾蜍图案的“五毒饼”,老人却都题为“秋中图”,令人匪夷所思。

近现代画家笔下的端午景,创造了“十里菖蒲风,一幄芰荷气”的花草世界,令人觉得更加富有生活情趣。他们寄托了对端午的祈愿,以及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