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选粹

如风 西阔 心亦 王金林 王长征 黄挺松 秦学祥

别 处

如 风

野果林的杏花开了

花树下,提着裙角跑来的人,不是我

野百合顶冰而出

晨曦里,陪着它慢慢绽放的人,不是我

这世间,总有些芬芳不为人知

总有些秘密,静默如星辰

就像此刻

在那拉提以东,我隔着一场雨

遥望塔吾萨尼

在别处,把一棵草

喊做草原

乌兰布和与北斗七星

西 阔

篝火把一场大风往后推了推

沙粒就温驯的像一只老山羊

阿门乌苏,梦一般的名字里

一群迷路者顺着北极星方向

展开关于生命,信仰的讨论

这明显带有哲学性的话题

显然与我们来时,车子陷进沙窝

达成了某种契合,而那片卧进黑暗处的草地

伫立着的几棵枯树,每一下晃动

都有几颗发亮的露珠,像极了

黄昏时,披着暮色归家的牧人

花瓣开

心 亦

春风,散入。琴师:隐身。

它:弹奏着杏花的每一片嘴唇。

瓣雨纷纷,色彩,敞开斑斓的门:

四溢余庆。

望眼欲穿的……顾盼:是否还在执意久等?

季节谢幕时,缺席者:才姗姗来临?

花蕊围坐成,不规则的圆形:

即兴演奏,嫩芽状的颤音。

微风的舌,舔动挨挨挤挤的杏林:

粉色,欲滴:屏息凝听。甜蜜中……

嗡嗡的陀螺:沿舞蹈的旋梯,搬运花粉。

花儿们,快快醒来吧!快快醒来:

受孕!时光,不等人!

河 流

王金林

世界上的一些河流,没有名字

它们,也自西往东

从上往下,经由白天

走向黑夜

流动,是不需要理由的

激进、疯狂、愤怒来了

它们,便有了岸

岸上有了花朵、牛羊、人家

没有名字的河流

遇见污秽,便叫作肮脏

拥抱清泉,就命名纯洁

它们中有的,坐在井中

像成语一样苍老,安静

有的堕落成瀑布,粉身碎骨

有一条河流,也没有名字

最后,它来到大海

由此死去,也由此

永生

倒 影

王长征

云朵在树梢游

脚印与脚印相叠

动物们顾影自怜

远处跑来亲吻着自己

不理睬有人窥视

任凭浪花细语

这里有多面镜子

长条形、椭圆形、凸形

在大地上张着水汪汪的眼睛

就连山坡也悬着一面

陽光迟疑着穿过湖面

波动着反射出去

世界已颠倒错乱

我们困惑于怎么活着

眼神如荒野中的呼喊飘忽

有人拒绝从水里走出

像个迷路的孩子

母亲的道

黄挺松

母亲爬不动山了,所以去不成云寺

她在家里礼佛

我们回来,纷纷掏出手机相机

给她看山顶的云海,林壑,瞰世的美图

它们在那里活得那么好呀。你们

干嘛非要把它们拍—下—来哟

——阿弥陀佛。母亲在龛前嗔嗔说道

腊月无雪

秦学祥

仿佛是一锅煮沸的汤忘了撒盐

或者,像一个欢乐的人缺少痛苦的记忆

黑土地裸露。道路、山坡、衰草、房顶……祼露

充盈其间的是

淡漠的光。烟尘,奔波,疲乏的背影

枯燥得想不起任何一个人

光秃秃的枝杈

企图装扮一下都不行,企图掩盖一下都不行

责任编辑 余同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