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柳徒扶风,大木拄长天

  弱柳徒扶风,大木拄长天

  生长何处,一株柳才会拥有最好的模样?正如一个青年当如何长久勤自锻炼,才能永葆最好的体态?

  是立在二月的春风里,“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为春天增添清新诗意?是站在康桥,“那河畔中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静默诉说爱恋与离愁?是荫蔽五柳先生方宅的后檐,隐居的恬淡悠然自现?是长在“烟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比拟“行动处似弱柳扶风”的黛玉,触发她咏絮才情?……如此种种,美则美矣,总少了作为一棵树的风骨与精神。

  生而为柳,何必因先天柔弱之质自悲自叹,矗立于西北大漠“引得春风度玉关”的左公柳,枝条密浓如发披拂若裾,躯干昂然向上遒劲有力,表皮皴裂粗糙纹路纵横,树根抓地入土青筋暴突。谁敢说,他不是可以与青松胡杨比肩的伟丈夫?那些原本栉风沐雨于旷野的强悍大树,锯去枝叶,移栽至大城市的景观园区,用木条支撑,用网纱遮阳,甚至用吊瓶输送营养,日趋衰弱;那些原应凌寒傲雪的红梅、绝壁凌云的青松,因为拘囿于狭小天地,压抑天性,沦为玩赏的盆景。与之相较,左公柳,昭示了青年变弱为强的成长之路。

  像左公柳那样,不留恋江南烟雨,主动选择艰苦环境,以锤炼钢铁意志;不留恋和风煦阳,主动迎接烈日疾飓,以练就铜枝铁干;不留恋暖春宁夏,舒展在时间的无涯,以开阔眼光胸怀。湖南第一师范的水井旁,毛泽东效仿杨昌济先生,每天早晨坚持用冷水洗濯身体,四季不断。那个幼时身体孱弱的“石三伢子”,变成当时长沙校际足球联赛中不失一球的守门员,变成少年时代“中流击水,浪遏飞舟”年逾古稀还能畅游长江湘江的水中龙。一生爱好体育锻炼的毛主席,在艰苦卓绝的革命岁月,充满大无畏的斗争精神与乐观浪漫的革命情怀,恰如伟岸不屈的强壮大木,撑起积贫积弱中华大地的长天。

  自新中国成立,体育事业蒸蒸日上,许海峰零的突破、北京奥运会的承办、中国女排的十连冠……体育,为民族复兴、国家富强提供凝心聚气的强大精神力量;全民健身深入人心,袁隆平爷爷映衬在金黄稻穗的黝黑脸盘,钟南山院士奋战在疫情前线的矫健步伐,极限环境里特种女兵“巾帼不让须眉”的英姿飒爽,诠释了服务家国首先需要过硬体质。瘦弱的手臂不能将祖国建设接力棒擎稳,羸弱的心脏不能与祖国发展频率共振,虚弱的腿杆不能跟祖国前进速度同步——新青年要义,一定不能缺少“强壮的而非体弱的”。从现在起,果断放弃空调房里的躺平,勇敢走出呵护的恒温箱,去驰骋,去登攀,去流汗,哪怕伤疤,都是赋予生命的勋章。

  弱柳徒扶风,只能装点太平世界的风花雪月;大木拄长天,才能造就雷霆、涤荡污浊、涵养水土。有野蛮体魄的承载,有坚韧意志的支撑,文明精神的传承,学识智慧的发挥,生命伟力的爆发,才会更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