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军水壶与手帕

  散文|军水壶与手帕

  现场的气氛虽然有点闷,但很快乐。农活的差事是辛苦的,哪怕“敏”是一把劳动的好手,也免不了一头汗水。最后一畦油菜收割之际,汗珠在她的额头跳跃。下面达达文档网小编准备了散文|军水壶与手帕,欢迎查阅。

散文

  拉开往事的序幕,绿色的麦子一望无际。风儿吹来,麦浪一直翻涌到天边。头顶的太阳已偏向西方的天空。我弯着腰,用力地割着油菜。脚步反复丈量我周边唯一的这块油菜地。镰刀的哧啦声响个不停。汗珠在我脸颊滑动着。我放下镰刀,扬起袖子擦去汗水。麦浪不时翻滚着,四下见不到一个人。口渴难耐,走向田埂边,打开军水壶盖就喝。

  解渴之后,赶忙换一把镰刀,对准油菜挥动起来……好不容易盼到一个周日,不想早早就被父亲提前指定此项劳作。这事之前我告诉了“敏”同学。不过,她也把周日要到我的邻庄走亲戚的消息泄露给了我。此时,镰刀唱着歌谣,我在田里舞蹈。手上隐隐作痛,白色的水泡已清晰可见。

  取出磨刀石,反复磨砺镰刀。俗话说:“眼是孬种,手是好汉。”一番忍耐,终于将第三畦油菜“征服”了。喝点水后,“战事”又起……自行车的铃声“轰鸣”着,麦浪此起彼伏。风儿一停,定睛一看,是我的“敏”同学。她又摇了几声铃,我挥了挥手。她迈下自行车,顺势撑起车支架。“怎么?你是一根木桩吗?待客之道都扔到哪去了?亏你还是学头呢!”她的话语一出,我快速挪了步。“累了,我是不尊重老同学的人吗?”听我解释后,她嘴角褶皱起两个迷人的酒窝。我心里清楚,“敏”对我心存好感。可惜的是,初三预选考试即将来临,她的成绩依旧没有什么起色。

  升学的希望极为渺茫,只等干瘪的分数宣判梦想的破灭。“敏”对此也是心知肚明的。“还站着干嘛!时间不早了!难道你想割到晚上吗?”她卷起青色衬衫的袖口,拿起镰刀就下了田,油菜纷纷倒下。我愣了一下,明白她的意思。赶忙说道:“我能割完剩余的两畦油菜,你还是回家吧!”“少说废话,动笔做题,我不如你。

  拿刀干活,你可不是我的对手。”“敏”说得如此坚定、自信。我要是不接纳她的一番好意,简直就会惹得人怨天怒的。我遂往地块的对面走去。她“唉”了一声,“哪去?”我说道:“刀在对面呢!”“敏”用大姐的口吻训诫道:“拿过来,就从这儿割!”我迅速地走过去,拿起镰刀,乖乖地回到“敏”的身边。除了听到镰刀发出的哧啦声,还有风的低吟声。根本就无暇顾及涌起的麦浪。“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绝对符合此种场景。手上有个泡子破裂,我竟感觉不到疼痛。脚步一直往前移动。

  现场的气氛虽然有点闷,但很快乐。农活的差事是辛苦的,哪怕“敏”是一把劳动的好手,也免不了一头汗水。最后一畦油菜收割之际,汗珠在她的额头跳跃。

  我不由得看了过去:双眼叠皮,瓜子脸。白皙的皮肤,苗条的身材。很是养眼。“敏”掏出裤兜里的手帕擦了汗,说道:“看什么看,不认识我?”我尴尬极了,没有作任何辩解。一种意念在我心里荡漾着:“‘敏’喜欢我。”她把手帕塞到我手里,说道:“赶快擦擦。”“敏”说完话,就割起油菜。我擦了擦汗,嗅到她的汗液味,似乎也是香的,一股青春的气息散发着。我放下镰刀,拿来军水壶。鼓起勇气,递给“敏”。她利索地打开壶盖,缓缓地喝了。麦浪向这边涌来,与“敏”身上的青色衬衫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油菜不知不觉就割完了。“敏”笑了笑,说道:“走了!”她熟练地跨上自行车,在麦浪包围的小路上逶迤而行。等她走远后,我返回田里,小憩一会。突然又听到清脆的铃声。“敏”回来了。十六岁的她会不会鼓足了勇气向我告白什么。一想到这些,我就不知所措。岂知,她只是告诉我破裂的水泡处要用红霉素软膏涂抹。说完话后,又迅速走了。

  而我嘴里竟然挤不出一句感谢的话……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军水壶与手帕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时光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老了青春。我和“敏”各奔东西,各自安好。我时常心生感慨,其实,有时候,友情远比爱情单纯……